Community Activities 社區活動

Apr
01

青葱成長路: App助自閉童融入社區

Source: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50430/19130685 不少自閉症兒童的家長都經歷過子女在公眾場合大吵大鬧,遭人投以奇異目光的尷尬情況。今年初本會與香港大學心理學系進行「學前自閉症兒童參與社區活動」家長調查,了解自閉症幼兒外出剪髮、酒樓、超市購物、看醫生、遊樂場玩耍、使用交通設施等情況。約400名受訪家長中,六成半曾於公眾場所遭受歧視,逾四成人被批評管教無方,甚至被侮辱或嘲笑,可見公眾對自閉症仍存在誤解和歧視。 需接受訓練 公眾包容 面對公眾歧視,七成半家長帶子女外出時感到擔心,四成半更感到焦慮和尷尬。家長越害怕歧視眼光,帶子女外出的意欲便越低,惡性循環下,子女更缺少外出接觸社區和練習機會,嚴重的連帶家庭成員也沒法參與,影響家庭生活質素。公眾的包容、接納及盡早接受適切的訓練,是自閉症兒童融入社區的關鍵。 4歲的綱仔有自閉症傾向,上酒樓時會哭鬧,看醫生時更會踢打醫生,因為不懂得處理兒子的情況,父親張先生受到情緒困擾,更出現身體疼痛和壓力疹等症狀。去年綱仔入讀特殊幼兒中心,老師透過程序圖卡、社交故事及「社區樂悠悠」應用程式(App)訓練,令他認識社區活動的程序、社交禮貌,又教他調節和控制情緒、表達需要,透過課堂及社區實踐逐步參與社區活動。半年間綱仔有明顯進步,上茶樓可安坐吃東西,甚至可到戲院,父親的健康問題亦不藥而癒。其實只要及早接受訓練及治療,兒童的問題定能改善,家長的情緒壓力亦可減少。 註:「社區樂悠悠」iPad應用程式可於Apple Store下載 撰文:協康會專業教育及發展學會教育心理學家劉穎 Credit: 蘋果新聞

DETAIL
Apr
01

助自閉症患者投入社區 發揮潛能 富衛x匡智會「活出我今天」計劃

Source:  http://eti.hket.com/pc/article/S15086/index.html?ref=tp_hp 在香港,由於針對自閉症及智障青年的庇護工場及日間活動中心等永久性的社區復康設施嚴重不足,他們在離開學校後,大多需要等待數年才能獲安排到社區復康機構接受服務。若希望獲分配至居所附近區域,輪候時間可能更長。期間這些青年往往需要尋找其他臨時的工作或只能留在家中,未能持續發展及運用他們在學期間所掌握的知識及技能。 富衛與匡智會自2014年推行「活出我今天」計劃,並於不久前推出「自閉症青年支援計劃」,目的就是希望能夠填補社會空缺,為這些青年提供過渡性支援服務。 個案一:希望提升基本自理能力 現年18歲的丁恩霖患有中度智障,同時有自閉症傾向。她是家中的獨女,與父母及女傭同住。父母十分愛錫她,而她的日常起居飲食,則全由女傭照顧長達 16 年。女傭不但熟悉她的需要,甚至視為己出,與恩霖關係良好。 恩霖在幸福中成長,爸媽雖然明白女傭很愛錫及用心照顧恩霖,但當恩霖步入成年階段,他們也希望恩霖能夠提升基本的自理能力和運動能力,令身心都能健康發展。因此他們參加了由富衛香港及匡智會合作舉辦的「活出我今天」計劃。計劃為恩霖提供了職業治療、藝術治療等一系列服務。經過訓練後,恩霖的肌肉運用能力有改善,更可以自行進食,讓她能更獨立,更容易適應日後生活及融入社群。除了藝術治療,「自閉症青年支援計劃」支援服務還包括職業治療、音樂活動、生活技能訓練、社區適應活動及工作實習。 個案二:冀增強社交和表達能力 除了恩霖,另一對同樣有自閉症傾向的孖生兄弟盧子健(哥哥)和盧子銘(弟弟)也參加了此項計劃。 現年36歲的子健和子銘,與家人同住,彼此關係良好。子健的學習能力相對較高,善於表達自己的要求,工作細心、樂於助人;子銘相對較被動,經常依賴及傾向跟從哥哥的選擇。父母除了希望兩兄弟能透過此計劃學習簡單工作技巧,掌握基本自立能力之外,也希望增強他們與人溝通的能力。 計劃的導師會為學員安排社區適應活動,讓學員由小組討論、外出社區購買物資、至事前準備,一步步完成簡單的活動如燒烤,來訓練他們的溝通及社交技巧。兩兄弟的媽媽說:「最開心是看到弟弟進步了很多,這裏的老師教導得很好,引導他們發揮內在潛質。從前他不太願意參加活動,現在變得主動了,放學回家問他們今日上課學了甚麼,都會很開心跟我分享。」「自閉症青年支援計劃」令兩兄弟改變了很多,讓他們有勇氣主動與陌生人溝通,學員與家人都樂在其中。 新增「自閉症青年支援計劃」 富衛與匡智會推行的「自閉症青年支援計劃」是新項目,由富衛資助該項新計劃的三年經費。計劃支援服務共有六大範疇包括:職業治療、藝術治療、音樂活動、生活技能訓練、社區適應活動及工作實習,學員每星期上課兩天。計劃亦會就個別學員的情況提供個人及小組形式的培訓及治療,旨在協助自閉症人士發揮所長,投入生活和融入社會。 富衛香港及澳門行政總裁兼大中華區行政副總裁黃大偉表示:「富衛希望藉著『自閉症青年支援計劃』喚起社會對自閉症及智障青年的關注及瞭解此等過渡性支援服務的嚴重不足,期望藉著這支援計劃令情況有所改善。」他又補充道:「除了增加更多適當的支援外,自閉症青年亦需要社會給予機會發揮所長。希望更多人關心、認識及接納自閉症人士。」 (內容由富衛x匡智會提供) Credit: 香港經濟日報

DETAIL
Apr
01

協康會公佈「學前自閉症兒童參與社區活動」調查結果 六成半患童家長因公眾歧視引發精神壓力

Source: https://www.heephong.org/cht/whatsnews/detail/14632 對大部份家長而言,帶子女出外活動是一件樂事;但對於家有自閉症子女的家長,卻可能每一次都是一個重大挑戰,甚至是一件難堪的苦差。 協康會於今年1月聯同香港大學心理學系於屬下14間特殊幼兒中心進行一項「學前自閉症兒童參與社區活動」家長問卷調查,成功訪問了387名自閉症幼兒家長,當中六成半人曾因子女的情緒或適應問題,於公眾場所遭人投以奇異目光,逾四成家長更曾遭批評管教無方,另有一成半人遭出言侮辱或嘲笑。 受訪家長均認同帶子女參與社區活動的重要性,但卻因為難以處理子女的行為情緒問題而感到困擾,特別是與健康衛生有關的活動如剪髮、看醫生、到公眾廁所如廁等最感困難。七成半受訪家長對自己面對的處境及子女的困難感到擔心,六成人外出時感到緊張,四成半人更因而感到焦慮、尷尬和煩燥。部份面對重大情緒困擾的家長,甚至不願意帶自閉症子女上街參與社區活動。 協康會教育心理學家劉穎女士指出,公眾人士的負面態度和歧視,除了影響自閉症兒童,更會引發家長的負面情緒,造成沉重的精神壓力。劉穎解釋:「誘發自閉症兒童家長負面情緒的四個因素包括:社區﹑兒童﹑家長及家庭。社會人士的負面態度直接導致家長的沉重精神壓力,加上自閉症子女本身的社交發展障礙和情緒問題,更令照顧者面對莫大困難;而家長本身對子女症狀的不理解,以及缺乏家人的支持均會誘發家長的負面情緒。家長越感困難,帶子女外出的意欲便越低;惡性循環下,子女更加缺少外出練習的機會,連帶家庭成員也沒法參與,嚴重的更會影響整個家庭的生活質素。」 另一方面,調查數據顯示,患童接受社區適應及情緒管理訓練的年期越長,除可改善本身的問題外,家長感到的困難和負面情緒亦越少。 張先生的兒子綱仔今年4歲,有自閉症傾向,害怕人多嘈吵,每次上酒樓都會尖叫哭鬧,惹來旁人不滿,甚至有親戚向張先生投訴不能應付就不應帶兒子外出。看醫生更是一大苦差,因為不喜歡醫生的觸碰,綱仔不止哭叫,更會踢醫生,張先生﹑太太和傭人要三人合力按著他,醫生才能勉強進行檢查。張氏夫婦對兒子的行為束手無策,面對尷尬情形,每次都立即抱起兒子跑回家,久而久之,帶兒子上街的意欲亦大減。夫婦二人更因兒子的問題而爭執,張先生的情緒大受困擾,甚至因沉重壓力而出現腳痛不能走動﹑出壓力疹等問題。可幸參與協康會的社區適應訓練只有半年,綱仔已有明顯進步,現在上茶樓能安坐吃東西,甚至可到戲院看戲,而張先生的健康問題亦不藥而癒。 6歲的軒仔被評估有自閉症,2013年入讀秦石特殊幼兒中心,初期軒仔有嚴重的行為情緒問題,上街時經常尖叫﹑亂跑。乘坐小巴時,更會因為不是熟悉的司機而不肯上車,令媽媽既尷尬又苦惱;到街市和超市更是軒仔最討厭的,媽媽每次都要找人照顧兒子才能外出購買物,經常大感為難。因為不懂處理兒子的情緒問題,又經常遭受旁人責備,令軒仔媽媽非常失落和沮喪,越來越不願帶兒子上街。幼兒中心的老師留意到軒仔喜歡紅色和比他小的同學,外出時就讓他拿著紅色物件及拖著同學,幫他穩定情緒,又用程序卡和圖卡幫他學習社交程序。現在,軒仔有顯著的改善,除學會控制情緒,還能夠拖著母親或老師安靜地上街,甚至協助老師安撫鬧情緒的同學,更愛上到超市購物。令媽媽最欣慰的,是經過認知訓練後,軒仔現在能夠憑號碼坐車,即使由不同司機駕駛,也會乖乖上車。媽媽開心地說:「協康會的服務對軒仔幫助很大,老師們因應他的喜好和特性安排訓練,令他大有進步。如今帶他上街,他開心,我也開心。」 協康會自2009年開始推行社區適應訓練活動,去年更研發了《社區樂悠悠》iPad應用程式,又透過推行「社交溝通-情緒調節-協作支援模式」(SCERTS Model),教導自閉症兒童學習處理情緒。協康會助理總幹事歐陽偉康先生指出:「公眾的包容和接納,以及盡早接受適切的訓練,是自閉症兒童融入社區的關鍵。我們呼籲更多社會人士關注特殊需要兒童,為他們創造一個接納和共融的社會。近年來,支持社區適應活動的機構正逐漸增加,義助的機構包括大型超市集團、快餐店、酒店和社區小商店等。」 位於長沙灣的北海道髮廊支持協康會的社區適應活動已有8年,免費為自閉症兒童剪髮。東主陳至廣先生說:「剛開始時,我以為替小朋友剪髮很容易,但原來自閉症小朋友對不熟悉的地方會害怕,不單止吵鬧哭叫,甚至要按著他們的手腳才能安定。了解他們的特性後,我耐心地和他們談天﹑玩耍,又送上小禮物和唱兒歌安撫他們,待他們情緒穩定後,才開始剪髮。現在,我和很多小朋友和家長都成為好朋友,他們平時也會找我剪髮。能夠用自己的專長幫人,我感到很榮幸,希望更多人支持協康會,幫助更多有需要的小朋友。」 由於家長和家庭因素也會影響家長帶子女外出的意欲,協康會透過成立家長資源中心,促進家長對子女症狀的認識,鼓勵家庭成員間的溝通和對特殊需要兒童的接納。歐陽先生表示:「家長資源中心是家長們互相分享和支援,舒缓親職壓力的好地方。今年7月,協康會在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資助下,將於九龍中開辦全港第一間專為自閉症人士及其家人提供一站式支援服務的資源中心,為學前兒童至成年階段的自閉症人士及他們的家庭提供全方位的服務。」 協康會創立於1963年,是香港最具規模的兒童教育及復康機構,致力協助不同潛質的兒童盡展潛能、健康愉快地成長。數百位心理學家、治療師、幼兒導師、護士和社工在全港40多個服務單位工作,每年為約6,000名有學習和發展困難的兒童提供訓練及治療,並支援其家庭和學校;同時積極研發「實證為本」的訓練模式,通過出版、研究和培訓,推動大中華區兒童復康服務的發展。 Credit: 協康會

DETAIL
All materials and photos, unless otherwise specified, copyright of Rotary Club of Innovation Hong Kong.
All Rotary marks, logos, and copyrighted content is owned by Rotary International, used with permission.
TOP